<menuitem id="tbx1n"></menuitem>
<strike id="tbx1n"><dl id="tbx1n"><del id="tbx1n"></del></dl></strike><strike id="tbx1n"><dl id="tbx1n"><ruby id="tbx1n"></ruby></dl></strike>
<strike id="tbx1n"></strike>
<span id="tbx1n"><video id="tbx1n"></video></span>
<span id="tbx1n"></span>
<strike id="tbx1n"></strike><span id="tbx1n"></span>
<span id="tbx1n"><i id="tbx1n"><del id="tbx1n"></del></i></span>
<strike id="tbx1n"></strike>
<span id="tbx1n"></span>

如果印刷業真有大洗牌,印刷廠會不會變得更好過?

2021-08-24 11:01深圳旭天印刷
 
二維碼
62

今天討論的話題是:如果印刷行業真的大洗牌,印刷廠會不會好起來?

美國和日本的教訓

國內洗牌還沒有到來,不妨以早已進入洗牌期的美國和日本作為參考。

選擇這兩個國家還有一個原因:在產業規模上,美國和日本離我們最近。照常說,美國印刷業的產值排在中國之前世界第一;日本印刷業產值僅次于中國位居世界第三,我們自然是世界第二。

作為印刷強國,美日印刷業的洗牌究竟有多慘烈?現在有兩組數據。

讓我們先談談美國。 2000年,美國有39,035家商業印刷及相關公司;到2012年下降到27997個,12年減少28.33%,接近30%。

讓我們再看看日本。 2003年,日本有4人以上的印刷企業19621家; 2010年下降到13833個,7年下降29.50%。

兩組數據都有確切的來源。前者來自美國勞工統計局,后者來自日本工業經濟部。雖然最新情況還沒有回升,但這些數據足以說明一些問題:以印刷企業數量大幅減少為標準,美日印刷業的大洗牌顯然已經開始,而且可能還在繼續洗牌的過程中。在。

從業務下滑的速度來看,日本印刷業的洗牌比美國更激進。約30%的企業也被“淘汰”。前者耗時7年,后者耗時12年。當然包裝印刷,無論是7年還是12年,其強度都沒有我們預計的兩三年“洗掉”印刷廠的1/3,甚至2/3。

問題是:經過如此大的洗牌,美國和日本的印刷廠會過得更好嗎?好像不是這樣。

再看一組數據。 2013年,經過12年印刷廠數量近30%的洗牌,一項調查顯示,美國印刷企業的平均利潤率為2.7%,而這一指標是在金融危機爆發前2008 年的危機3.1%。

日本的情況可能更糟。據介紹,日本印刷產值的峰值出現在1991年,2010年已經縮水1/3左右,2020年可能還會繼續下降1/4。換言之,對于日本印刷業來說,大洗牌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一個長期的衰退過程。

宏觀數據可能過于模糊,我們來看看典型公司的表現。美國的唐納利、日本的凸版印刷、大日本印刷等享譽全球,綜合實力一度位居世界印刷企業前三。

按照正常的推理,大洗牌可以提高市場集中度,幫助大公司掌握市場話語權。連續洗牌后,三大行業巨頭的表現如何?

讓我們先談談唐納利。 2015年,在三分之前,唐納利實現營收112.570億美元,歸屬于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以下簡稱“凈利潤”)1.510億美元,利潤率大約是1.34%。 2016年一分為三后,旭天實現營收68.960億美元,凈利潤-4.960億美元。

在過去兩年的年報中,旭天提到了印刷產能過剩帶來的價格競爭壓力。這樣一來,即使印刷廠被“洗”了三分之一左右,也無法解決美國印刷業的過度競爭。

2016年世界三大印刷巨頭營收及凈利潤(單位:億美元)

讓我們看看 Nippon Toppan 和 Dainippon Printing。 2016年,兩家公司分別實現營收14316億日元和14102億日元,分別約為127.600億美元和125.700億美元,兩者相差無幾;凈利潤分別為325億日元、252億日元,分別約相當于2.900億美元和2.250億美元。

兩大老板的利潤率是多少?他們分別是2.27% 和1.79%。即便如此,凸版的凈利潤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證券和股票投資。這樣看來,無論是在美國還是日本,市場洗牌的影響在龍頭企業的財報中都沒有體現出來吧?

日本凸版

中國需要多少印刷廠?

看到美國和日本同行的艱辛后,中國印刷老板應該是幸運的。雖然我們自己都覺得很難,但跟老外比起來還是要好很多的。

比如有一組數據:2016年國內出版物印刷廠(含特種印刷)、包裝裝潢印刷廠印刷廠的收入分別為1540.340億和9712.分別。 74億元,1084.490億元,利潤總額為115.960億元,629.350億元,93.870億元。

如果扣除20%的平均所得稅率,三類印刷企業的利潤率分別為6.02%、5.18%、6.92%。老板們可能覺得不高,但足以讓美日的目光充滿熱情。

從這個角度看,印刷廠的數量在逐年減少,這可能是未來三五年的必然趨勢,但如果出現風暴式洗牌,聽起來還是不太可能,因為時間不到.

2016年我國不同類型印刷廠收入及利潤總額(單位:億元)

對了,如果再大洗牌,印刷廠還剩多少?有的老板說,“洗”了1/3,留下2/3;別人說“洗”2/3,留下1/3。無論如何,數以萬計的公司都被“洗”了。

問題是:誰能保證當印刷廠只剩下三萬多家的時候,他們的生活會比現在好?

未來的事情很難說,你可以回顧一下。近10年來,國內印刷產值大幅增長,但印刷廠數量基本穩定。相對來說,印刷廠其實比較少。例如,2008年國內印刷廠數量約為10.200萬,印刷總產值為5746.20億; 2016年印刷廠數量達到10.100萬,印刷總產值為10.100萬。增至11544.70億元。

印刷總產值翻了一番,印刷廠減少了1000家左右。按理說,大多數老板應該感覺比以前好。但為什么現在對大改組的預期比以前更強烈?

或許只有一種可能:老板們擴容提效的熱情已經超過了市場增速。雖然印刷總產值在八年間翻了一番,但速度卻非同尋常。

換句話說,老板不喜歡聽:每個人都在呼吁的產能過??赡苁俏覀冏约涸斐傻?。當然印刷廠,對于大多數老板來說,這是非自愿的。

因為要在開放的市場環境中生存,必須不斷提高生產效率,才能獲得相對的競爭優勢。當所有公司都這樣做時,將導致整個行業的生產效率提高。而且,大多數公司也傾向于這樣做,否則可能會提前被淘汰。

按照這個邏輯,即使未來一段時間內印刷廠數量大幅減少,印刷產值保持不變,甚至繼續增長,剩下的企業也未必能更輕松時間。因為它也取決于印刷機的市場庫存和平均效率。

比如,為了在可能的大洗牌中占得先機,一些大型印刷企業拼命裝機。如果四色機出現故障,他們會使用八色機;如果他們無法打開機器,他們將打開整個機器。如果大佬都這么玩,淘汰幾個小印刷廠有多大意義?

產能的積累和過剩是不可避免的宿命

我一直覺得,在一個開放的競爭市場中,追求生產效率是不可避免的宿命,而產能的積累和過剩也是不可避免的宿命。

除了期待改組,你還能做什么?

近年來,在產值翻倍,企業數量變化不大的情況下,印刷廠還是覺得壓力翻了一番,這也與市場競爭壁壘的逐步瓦解有關。

比如,十年前,很難想象北京的名片或單頁產品能送到北京印刷。距離帶來的時間和運輸成本構成了無形的競爭壁壘,關閉了北京的印刷廠,保護了深圳的印刷廠。

但是,隨著互聯網和快遞行業的發展,地域壁壘帶來的競爭壁壘是否仍然如此堅不可摧?

說到這里,有的老板可能要問了:印刷企業是不是擺脫不了追求效率、積累產能、產能過剩、過度競爭、市場洗牌的宿命?

不是全部。有兩種可能的想法:

首先是最大化效率。就算要洗牌,你也只能“洗”別人,別人不可能“洗”你。許多印刷店老板實際上正在這樣做。這種做法的副作用是在一段時間內會繼續加劇,而不是緩解產能過剩。

二是在效率之外制造其他競爭壁壘。比如,能否打通質量差距,綁定一些高端客戶,把其他印刷廠拒之門外?當然,在印刷技術高度標準化的今天,要做到這一點并不容易。

再比如,是否有可能通過研發和創新來掌握某類產品的市場主導地位?

還有,你能不能找到更好的辦法,和客戶成為利益共同體,不讓他們為了一兩分錢的差價換印刷廠?

看看吧,今天印刷業發展得更好的大多數細分市場都沒有遵循以效率為導向的競爭模式。并不是效率對他們來說不重要,而是除了效率之外還有其他更可靠的競爭壁壘。比如煙包廠的營銷力度,無菌包裝企業的技術實力,以及印鐵制罐企業的規模優勢。

除了這幾類天天搞事情的公司,印刷行業還有哪些細分市場競爭不那么激烈,利潤率也不錯?

當然有。圖書印刷市場的競爭不是很激烈嗎?但前段時間,一位老板講了一個有趣的案例。有一位浙江人,技術精湛,在一次重要會議上贏得了文件印刷業務。要求類似于字典:薄紙精裝書。細數統計,國內只有南京愛德、山東宏捷、唐納利等少數幾家印刷廠能勝任這項工作。但經過一輪追問,沒有人愿意接受二手訂單印刷廠,最后只好作罷。

為什么這些公司如此看好?因為大家都很清楚,這個榜單在三五家公司的小圈子里能走多遠?

所以,有時候與其等著市場洗牌,不如想想其他辦法。

昵稱:
內容:
提交評論
中國百強印刷企業,深圳旭天印刷廠
制服 丝袜 人妻 专区一本
<menuitem id="tbx1n"></menuitem>
<strike id="tbx1n"><dl id="tbx1n"><del id="tbx1n"></del></dl></strike><strike id="tbx1n"><dl id="tbx1n"><ruby id="tbx1n"></ruby></dl></strike>
<strike id="tbx1n"></strike>
<span id="tbx1n"><video id="tbx1n"></video></span>
<span id="tbx1n"></span>
<strike id="tbx1n"></strike><span id="tbx1n"></span>
<span id="tbx1n"><i id="tbx1n"><del id="tbx1n"></del></i></span>
<strike id="tbx1n"></strike>
<span id="tbx1n"></span>